奔向漠河 黑龙江上打鱼忙
始出东北 海拉尔里遇蒙郎

  出了塔河,坐5个多小时的森林火车,就到了鼎鼎大名的漠河。实际上中国最北的地方不是漠河县,而是距眩80多公里的漠河乡北极村,这也是生存五万里行程中的第一极。跨进北极村,让我们都很兴奋。
  此时的北极村依然是白雪皑皑、银妆素裹的冰雪世界,大兴安岭依村而立,黑龙江绕村东流。冰封的江面能分隔开中俄两国的边界,却封不住渔民凿冰捕鱼的热情,志愿者们就在这里认识了捕鱼的张三哥一家,并且兴致勃勃地与他们去黑龙江上溜网打鱼。虽然当天的成绩并不佳,可坐马拉雪橇冰上奔驰,挥着几十公斤重的钻杆凿冰,以及看见鱼儿上钩时的各种甘苦滋味,也让志愿者们回味良久。尤其是郑昌还和张三哥家的小马驹结下了深厚感情,并发誓回南京一定要养匹马。
  到过最北的漠河,下面的路就折向西南方向了,虽然还是大兴安岭地区,确切的说依然算东北地区,可已经到了另一个省份内蒙古。到达内蒙古的海拉尔时,恰逢这个城市撤区改市,换名叫呼伦贝尔市,一个城市的新生与志愿者东北三省漫长苦旅的结束相呼应,也算是一个"契缘"吧,而且在海拉尔志愿者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位蒙古族徒步旅行者哈斯乌音嘎。哈斯用了三年时间走遍内内蒙古、青海和新疆的每一个地方,他说他的愿望是走遍所有蒙古人呆过的地方,三年的徒步生涯,不但让他写了一本美丽的诗集,还给了他一位志趣相投、美丽贤惠的妻子。
  哈斯大哥传奇的经历和他与志愿者共同的梦想,使他们一见如故,相逢的感慨、相知的默契比草原上浓浓的奶茶更醉人。离开海拉尔时,汪汪告诉我,原来她的梦中情人就是像哈斯一样的"阿哈"(蒙语"大哥"的意思)。  

  (阿薇提醒:漠河有传说中的极光、极昼和北极石,北极石你何时去都能看见,极昼却只在每年夏至才会有,而极光可就难得一见了。北极村的人也是好几年才能遇见一回,不过阿薇还是建议你,夏至去漠河,因为那时北极村的香瓜上市了。据说,这里地产的香瓜也是全国最香甜的呢!)

《生存五万里》追踪之二十四

《服务导报》2002年4月7日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