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何爱天哥白日换裤
没办法汪汪妹随地脱鞋


  志愿者在图们打了两天工后,就北上向黑龙江方向进军。从吉林图们到黑龙江分界岭、老松岭有200多公里的路,根据他们前面的搭车经验,志愿者估计两天就能到达。没想这段路却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应该说第一天的路途都非常顺利,从图们到汪清100多公里的路既好走又好搭车,甚至还有一辆“切诺基”主动要求搭载他们,让他们享受了出行后的最高待遇。然而过了汪清,路越来越难走,车也越来越少了。60多公里的路基本上是山路,道路崎岖,覆满冰雪。前20公里还能偶见一两辆拉木才的车,后面的翻山路就全无人烟,在过一座叫老庙岭的山坡时,山上的雪最深有半米,浅的地方也有20——30公分。
  志愿者走得跌跌撞撞,连滚带爬,非常辛苦。爱天哥(郑昌的别称)引以为豪的酷棉裤被雪水和汗水湿透了,没办法,他不顾同伴的戏笑,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脱下裤子换上风雨裤。汪汪的鞋子也因鞋帮较矮,一走就会灌满雪,所以她一见到雪浅的路,就会一屁股坐到地上,脱下鞋来抖雪。陈志文的脚上也打满了水泡。
  这一段路志愿者整整走了两天,到了老松岭三人已经精疲力竭。

《生存五万里》追踪之十四

《服务导报》2002年3月5日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