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水坑连成路
野鸡当作家鸡养

  进入东北最让我们头痛的就是这里的路,为了看别样的风景,大多数时间我们的车都是在县级以下的公路上行驶,特别是一些山区的路更让我们多次领教了崎岖、曲折的含义。然而到了这个叫鹿道的地方,还是被这里的路吓了一跳。
  与其说它是路,不如说是一排坑更贴切些。路两侧一边是山,一边是沟,中间全是大大小小的坑。太阳晒着的地方化成了烂泥和水塘,背阴处就全是坚冰和积雪,车走在这路上,像是船行驶在浪尖上,颠个不停,司机紧张得一手汗,我们坐在上边也是胆颤心惊,二十多公里路,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出鹿道,司机林军连声说:这路在南京,给五百块也没司机走
  不过山区路险,风景也特美,还有不少意外收获。路过一个不知名的小村,路上有几只鸡在觅食,我们的车开过时,忽然有两只鸡扑啦啦地飞了起来,细看才发现是两只色彩斑斓的野鸡。当地人告诉我们,冬季山上觅食困难,常有野兽飞禽跑到村里,有的野鸡还会跑到家里的鸡棚里,觅食御寒呢!热心的小吃店大妈还送给我们每人一支野鸡羽毛,插在帽子上,据说有避邪安福的功效噢!

《生存五万里》追踪之十二

《服务导报》2002年2月28日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