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陡崖 死里逃生
翻雪山 险丢小命

  在古楼子过了年初一后,志愿者又踏上了征途。前方计划到距此约800公里的吉林省延吉市,估计志愿者要走七八天,而工作组车行较快,因此工作组一行四人决定绕道长白山,谁知这差点就有去无回了。
  到达长白山已是初四晚上7点多,听当地人介绍,长白山山顶天池的日出非常壮观!于是早上4:20大家就起床准备上山。谁知山上气候变化较大,头一天还是晴空万里,当天却刮起了大风。旅店的老板告诫我们:这么大的风山顶一定很危险,最好不要上。可是大家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等到6点钟还是上了山,司机林军一马当先,不顾雪深冰滑,很快跑到了山脚。一夜大风已把上山的路全都掩住了,几座山峰都一样的陡峭,接近80度的山坡上覆盖着厚厚的冰雪,该从哪里上呢?林军选择了看起来风势较小的西坡。然而风虽小,雪一样的深,冰一样的滑,又没有可以借力的攀援笺,每走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劲。就在他快爬到山腰时,脚底一滑,身体开始向下冲,下滑速度非常快,几秒钟后林军就不能控制自己,摔倒在雪地上向山下滚去。山下的人都惊呼起来,却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滚下来。还好他命大福大,在滚落约100多米时,他的双腿插进了一个雪坑,阻止了下滑之势势,停了下来,而且他全身竟然毫毛未损。
  就在林军惊魂未定时,笔者也过了次生死关。当时我选择了山上有根绳索的东坡上山,虽然东坡风大路滑,但我想,有根绳拉住总该好些吧。谁知上了山才发现远不是这回事,浮雪下面全部是冰,走一步滑两步,呼啸的山风夹着雪粒打在脸上火辣辣地痛,风势很大,几乎要将人吹倒,全凭双臂拽住绳索,四肢并用贴住山坡一点一点向上引,400多米的山路足足爬了两个小时。上到山腰刚喘了口气,却发现前方路更险。在穿过一个冰洞时,我来到一个长约10米的陡崖,右边是皑皑白雪的险峰,左边是垂直约四米深的挡风墙,墙下就是怪石林立的深壑。我必须从宽不到30厘米的墙头走过,而此时上面已结满了厚厚的冰。为了防滑,我决定走离墙头远一点的雪坡。谁知还没等我走两步,脚下一滑,就顺着坡向崖底滑落,就在我即将滑落的一瞬间,我的手抓住了挡风墙上的一根绳索。此时脚已悬在崖外。我半躺在陡崖上喊"救命",可是前后无人。大约5分钟后,我冷静下来想只好自己救自己了。于是先将手中的绳索在胳膊上绕了几圈,然后慢慢收回一只脚,用鞋跟在冰上凿个洞,将脚固定住,慢慢借力将身体向上移一点,然后再收回另一只脚再凿洞,如此循环,一寸一寸向上爬,四十分钟后我终于爬上了陡崖,全身的汗已将风雪衣里套着的羽绒服打湿了。
  当我们下山时,看见今天因风雪较大,山区管理员在守着山路,禁止游客上山。回想这段生死经历,至今心有余悸。

《生存五万里》追踪之九

《服务导报》2002年2月17日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