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郑昌、志文吗?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生存五万里的第296天,我是前方记者罗薇。

  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只有我和汪汪两个人在给大家讲着我们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汪汪自己一个人走也走了很长时间了,不过好记性的听众朋友们一定还记得当时我们出来的可是三名志愿者,你们还记得那个说话滔滔不绝,吹起牛来喋喋不休的陈志文吗?还记得那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可是发起火来却不得了的郑昌吗?是的,今天我刚好收到了他们两个的消息,在这里,我想给大家讲讲他们两个的近况。
  郑昌,大家注意节目也应该都知道了,他由于去了双湖,下来之后身体高原反应不适应上西藏,便回到南京休息,身体好了之后他决定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他告诉我说,他在江苏理工大学旁边的一个小村子里租了一间小屋复习,准备考上海广播电视大学,他说他剪了一个光头很酷的样子,郑昌真的要和我们的节目,和所有的朋友说再见了,也许我们以后会在其它的节目里看到他酷酷光头的光辉形象。而志文呢?新疆的喀那斯挑战赛使志文回到南京,不过,不甘寂寞的他联合了夕阳红老年摩托车团的两位老同志,重走我们前面走过的宁夏回村小学,去授予宁夏回村小学一面国旗,完成他当时许下的一个心愿,然后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再来和我们汇合。大约是一个星期前左右,志文终于实现了他这个愿望,他们重新回到了陡沟,带去了许多南京的朋友们捐赠的书籍,还有钱物什么的,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亲自把那面国旗交给了那个小学,并让那面红旗在上空飘扬起来。不过他们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好像到是没有那么顺利了,因为这个季节,新疆地区非常非常的冷,我收到他的短消息说,老年摩托车团的两位老同志连续两次试穿都已经失败,现在他们正在试着第三次试穿,结局如何,那我们只能祝福他们了,可是不管怎么样志文能这样再次上来,大家心里还是比较高兴,汪汪有了期待,我们也有了期待,在现在不久的将来,在我们的广播里又能再次听到他的声音。
  好了,就这样吧,有期待的生活,有梦想的生活总是这样快乐的,希望你也一样的快乐。

2002年11月19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