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塔克拉玛干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生存五万里第216天,我是前方记者罗薇。

  早晨,我们在百玉河哗哗的流水声和采玉人匆匆的脚步声中醒来,这一夜枕着玉枕入睡果然是香甜无比,只可惜再甜美的梦和再多的玉石也留不住志愿者匆匆的脚步,因为五万里的路还很长,我们又要上路了。

  汪汪:"早晨起来的时候,天气是那样的好,我们的心情更好,因为一出帐篷的门儿居然就拣到了一块玉石,这让我和我的伙伴们都觉得十分的惊奇,于是我们决定找人鉴定一下,不可思议的是他说这块玉居然值五十块钱,啊!五十块钱…那可是我两天的生活费啊,看来好运气真是挡也挡不住!"
  "又上路了,在下午十六点十四分二十秒的时候,我搭的那辆大卡车因为水箱的温度骤升,只好停下来休息,于是我坐在路边的一个小小的树荫下休息,这里的阳光真的很热也很新鲜,因为阳光是白的。树下还有很多的蚂蚁在我的身边跳来跳去的,它们爬的很快一点儿也不像南京的蚂蚁,仿佛是小距离的跳跃,使它们看上去非常的轻盈,它们不时的就在我的眼前窜来窜去。这时,有一阵风吹过真是凉快的要命,在新疆就是这么奇怪,这种干燥的热在任何的哪怕只是一块小小的树荫下都凉快的要命,树荫看来真的是新疆的绿洲啊!"
  "车子终于又开动了,晚上,我仰面躺在大卡车车厢的后面,车厢里装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路两边的非常茂密的钻天白杨直直的往后而去将夜空拉得很直,仿佛是一条天上的路随着车就这样在眼前渐渐伸展开来了…"
  "我在路上,我在前进,离开南京已经是七个多月了,我在想我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罗薇:"事实上,今天的里程还并没有结束,现在我们正站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一个加油站里,等着我们搭乘的汽车加油。今天的运气可没有昨天那么好,现在的风沙很大,搅起漫天的灰尘,也许今夜我们就要夜宿在沙漠里了。可是不管怎样,在这七个月中,很多我们以为不能忍受的都忍受了,很多我们觉得应该精彩的也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精彩,路更长我知道我们会走的更好。"

2002年8月27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