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辛的采药历程

  在走出门的这段日子,我们一起看过许多我们不曾看过的风景,关注过许多我们不曾关注的人群,在这一路上我们的志愿者曾经体验过很多不同的各式各样的生活。
  我们的汪汪就曾经骑过牛、当过农民,今天她居然还做了一次药农,在南京这样的时间应该是凌晨4点钟,天还是黑黑的,就这样我们摸黑到了山脚下,采草药的姐妹就是我们昨天留宿的那户四川人家的两个女儿,她们今天要采的草药叫高板,乘着星光我们一起往山上爬,一路上还翻过了好几道山梁呢,采草药的姐姐告诉我们:现在姐姐们感到采药是越来越难了,为什么呢?因为第一附近山上的草药都已经被采光了,第二个呢就是因为药保护山上的草皮不被肆意的破坏(环保嘛)。因为现在的哈萨克族人已经把这些山头给分了、承包了,所以说呢,如果我们上山采草药被发现的话呢,哈萨克人就会觉得我们破坏了草皮,就会不允许她们挖草药了。
  这样的草药、这样辛苦的一天,从早晨四点钟到下午的四五点钟,整整12个多小时的工作最多也只能换来2公斤的草药,而这样的草药它的每公斤售价只有五块钱,也就是说象这样辛苦的工作一天收入也只能有十块钱左右,这点钱只能用来贴补家用。
  虽然姐姐们也知道山上有更贵重的草药,比如党参啊,但是由于党参长一般都长在离地面将近半米左右,如果挖的话不但会破坏草皮而且也会比较困难,但党参的价格却能够卖到20块钱一公斤。可是,她们还是选择了比较好挖的高板,因为这样能够更好的保护草皮。我们和姐姐们一起轮换的把背篓给背了回来,背篓非常非常的重。
  经过一天的辛苦之后,我觉得这样的一种生活真的很艰辛,而作为生存五万里来讲,这样艰辛的生活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过程,记得每次在体验各种完全不同生活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不寻常的感受,或者可以说是感动吧,同时也让我们感到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很多的人比我们过的太过不易了,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这样子的感动越来越少,希望每个人都应该过的更好,就象我们的节目,我也希望它也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精彩,越来越吸引你了。

2002年8月1 4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