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十号基地

  罗薇:现在我们就来到了传说中的“东方航空城”,这绝对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不过我们的志愿者却在以最原始的方法生存。
  汪可华:哎呀,哎呀,到处都是蚊子……我们现在的帐篷搭在一条干涸的河床上,这条河叫做黑河,现在已经完全地干掉了。于是我们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坐在这样一条河床的帐篷里面,忍受着蚊子的煎熬。
  郑昌:我们是今天晚上8点多才来到这里——酒泉十号卫星发射基地的。这儿很像一个小城镇,保安比较严密,刚进镇的时候,车上还有士兵在检查通行证和身份证之类的。进镇以后,镇里的工作人员还友善地提醒我们,晚上12点以后不要出来到处乱走。这个镇上的东西挺贵,住宿也很贵,所以我们今天就在这儿搭帐篷。
  汪可华:从酒泉出来,一共经历了整整五个小时终于到了十号基地。一路上,从104的飞机场到十号基地共有八十多公里的路程,这条路叫做航天路,是唯一一条通往十号基地的公路,而这还是在地图上没有标明的一条路。同时在它旁边还有一条铁路,这条铁路是从清水镇一直延伸到十号基地的,这条路也是在地图上没有标明的。这条航天公路的两旁都是戈壁,据说以前是海洋,置身于这样的戈壁滩,忽然想起一首歌,那就是“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
  罗薇:只是现在这几只狼没有厚厚的皮毛,实在抵挡不住航空城的蚊子,我甚至开始怀念南京的蚊子了……

2002年7月4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