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的新体恤衫


  罗薇:关注我们节目的朋友一定会注意到,经过五个多月的奔波,我们的志愿者现在都是满脸风尘、衣衫褴褛,不过今天汪汪可穿了一件新体恤衫,汪汪,你老实交待,怎么会有钱买体恤呢?
  汪可华:关于这件体恤说来倒也话长,那得追溯到我们刚刚到兰州的那一天。一到兰州,我们下了车就到处寻找住的地方,可是要在兰州这样一个大城市里找一家便宜的旅店实在是不容易,一直到了将近六点钟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找到住宿,于是大家就一起坐在广场上发呆。这是一个很大的广场,正当大家心里都在盘算着今天是不是要住到火车站或是就这么在广场上混一夜的时候,我们就碰到了一件事情。
  郑昌:对,那时都下午六点多了,我们认识了一位兰州医学院的大学生,他叫刘向虎,当时是在广场上卖报纸。
  汪可华:不过他当时卖报纸好象是属于大学生组织的一种活动,是为支助西北的贫困学生而义务卖报的。
  郑昌:于是我们就和他攀谈起来,然后向他介绍我们的活动,他对我们挺热情的,还邀请我和汪可华到他们学校去住。他帮我们安排了住宿,我是在他们宿舍里住的,16个男生住一间房,挺挤的,重新回到那种校园里的宿舍生活,真的很让我怀念过去。
  汪可华:那我也就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女生宿舍,女孩子们在一起就是拼命地聊天,说爱情、说人生、说生活,一直聊到凌晨两点多钟。于是第二天早晨就有女生开始抱怨因为兴奋而头痛得睡不着觉,而且早上起来的时候她们发现我身上的体恤衫是又脏又破,两个宿舍的女生于是都表示出了同情,决定一人掏一块钱,给我合伙买了身上的这件体恤衫,就这样,我就有了一件新的体恤。
  罗薇:这可是件“温暖牌”体恤呀!想想一路走来,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无私的、温暖的支持,才让我们的五万里走得更好。在此,除了谢谢,我别无他话,谢谢!

2002年6月25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