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州村到寡妇村


  当我们经过兰州市的市民广场时,看见一大群的“瘾君子”在现身说法,才知道今天是国际戒毒日。这让我想起前几天志文在寡妇村的遭遇,志文,故事还是你自己来说吧。
  陈志文:这其实并不是一件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情,原来也不准备说的,不过今天看到那些痛哭流涕、现身说法的人,我就又回想起那些触目惊心的一幕一幕了。那是跟汪可华、郑昌分开走后,我来到宁夏的同新县,那个县有一个叫做下马关的地方,原来那儿可是四邻八乡都非常羡慕的地方,因为那里非常有钱,被称作“广州村”。但是他们钱的来源并不是劳动所得,而是靠吸毒、贩毒致富的,后来在国家大力度的打击下,一个村子一次就被枪毙了三百多个男人,于是这个地方就由“广州村”变成了“寡妇村”。我到了那里以后,到处都没有欢歌笑语,孩子们的脸上也没有笑容,感觉整个环境非常非常的压抑,看到的每个人也都是目光呆滞。而且现在那里还有人在吸毒,他们的胳膊被扎得就像筛子一样,全是红点,一次性的针管到处都是。这样的一种环境,给别人的只有压抑或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我真的非常希望人们很好地珍惜生命,也非常非常地希望我朝思暮想的南京的人们要珍惜生命,远离毒品!
  罗薇:是的,珍惜生命、珍惜生活,并不是每一种体验都值得我们去尝试,当然,生存五万里的节目是我们不容错过的,更多消息请点击我们的网站吧,网址您还记得吗?www.50000li.com。

2002年6月23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