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印象


  自从志愿者进入沙漠以后,我们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们会遇到怎样的困难呢?相信大家和我一样地关心。下午七点多,在预定的地点,我们迎来了郑昌和汪可华。就让他们告诉我们对毛乌素沙漠的印象吧!
  汪可华:我们在进入毛乌素沙地以前,由于时间等因素的限制,所以只做了一个简单的准备。可是就是按照简单的准备,每个人身上都还是带了将近两升的水,如果按照科学的方法,这些水足够我们在沙地里生存四天,所以在我们预计穿越的毛乌素沙漠的短短三天里,这些水应该是足够的。另外就还准备了一些简单的干粮。在我们第一天行走的时候,就非常巧合地就遇到了一个小村庄,那是一个位于毛乌素沙漠边缘的村庄,非常的特别,就好像沙地中的一片绿洲。在沙地上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植物,比如说有一种紫色的小花,叫做紫惠环;还有一种树,是一种柳树,可是它的名字叫作葵柳。南京的玄武湖边总是有很多向下垂的垂柳,它们有长长的的“辫子”,而葵柳的许多枝桠就象葵花一样,永远都是向上伸展的,许多的枝叶,很棒的感觉。
  郑昌:我们在沙地里走了一天,很幸运地遇到了一片绿洲,在那里的小村庄里,我们投宿在一位姓马的大爷家,在跟马大爷聊天的过程中,我们很惊奇地了解到他今年六十五岁,但是治沙都已经治了四十年了,一直在那里种树种草。
  汪可华:也难怪为什么我们走的沙地里到处都有绿色的植物。
  郑昌:然后马大爷给我们回忆他以前治沙的艰辛。那时候都是沙漠,而现在我们走的时候感觉绿色比沙地要多得多了,这可能都是他们这一辈人努力的结果吧。另外他们那个村庄出去有很多的古墓,陈志文对古墓挺感兴趣的。那天晚上我们在大爷家住下来,到半夜的时候听到好像是下雨的声音,第二天听马大爷说那是沙漠里很少见的一场大雨。

2002年6月09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