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会师


  四天前,志文、郑昌和汪汪因对旅途的期望值不同尝试了一次分头行动,志文从嘉信走,郑昌和汪汪则取道米脂,今天下午两点,他们在榆林会合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听听他们有什么不同的故事吧。
  陈志文:我在离开之前,一直对陕北的行程有些失望,觉得没有深入进去,不过这次可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首先我出去以后就一直是跟着那些运煤、运菜的车,尽量往里面走,我想可能越僻远的地方保持的原汁原味的东西就会越多。这几天我看到了吼秦腔、听到了信天游、吃到了所谓的神饭(就是供给神仙吃的那种饭),还跟一个乞丐成了很好的朋友。他用他的视角和眼光给我解释了这个世界,还给我提供了很多他的生活经验以及在这个世界上怎样防备坏人的经验,总之就是非常非常的多。刚刚见面,很兴奋,还没来得及好好地总结,不过我以后一定会找机会慢慢地跟大家讲。
  汪可华:这么多丰富的经历!不过我们这一路的经历,也见识了很多好玩的、好吃的东西,于是我就加了这么四句民谣:“榆林的豆腐、嘉信的枣、安塞的腰鼓、徵州的裹馅”,在这里要提醒一下,“裹馅”就是在面里面裹着馅,烤熟后的一种食品。
  郑昌:这几天在陕北,听到了陕北的信天游,看到了陕北民间艺人的表演。王家桥这个地方让我印象比较深刻,我充分地体会到了小说《人生》中的男主人公那种不能拼搏、不能奋斗的压抑,令我对人生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还有一件比较难忘的事,就是在王家岭的时候,有一位78岁的老大娘求我们帮她照相,说要留作她以后的遗像。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挺精彩的!
  罗薇:看来走不同的路线还真给了他们不同的感受,不过现在大家对他们分开走都有诸多的匪夷,有不同的见教。不知道大家对这样的一种方式有什么想法,您可以浏览我们的网站:www.50000li.com,留下您宝贵的建议。最后希望我们共同努力,将“生存五万里”走得更好、更精彩!

2002年6月03日

<<<   >>>